2017年4月7日 星期五

【農民之聲】 農委會老挨罵?透明、公開、可追蹤的農藥審查系統,才能真正解決農藥問題

【農民之聲】  農委會老挨罵?透明、公開、可追蹤的農藥審查系統,才能真正解決農藥問題

作者 農報主編 柴幗馨


氟派瑞爭議引發各界對台灣現行農藥申請登記流程的質疑,面對各界對農藥法規的爭論,農委會表示:一切合乎法律流程,但疏於和大眾溝通,會再加強和公民團體的意見交流。而爭議就此落幕了嗎?立委蔡培會質疑,「要求放寬氟派瑞容許量的是農藥商」,根本不合理。也有其他立委指出現行農藥申請流程,就是球員兼裁判!還有公民團體認為:應該要將申請報告公開給大眾才能廣納各方建議。關於農藥申請流程的疑問,農報整理了農藥使用規定最嚴格的歐盟,與地理位置相近、產業結構相似的日本,互相比較各國農藥申請流程。讓讀者們一起來思考,是否台灣有更多需要改進的地方。




1. 要求放寬氟派瑞容許量的是農藥商,根本不合理?


綜觀歐盟、日本甚至美國的農藥申請,都是由藥商或販售單位提出。只要政府機構的嚴格規範申請者必須準備的文件以及試驗資料,就能根據申請文件進行審查,並進行田間試驗,測試該藥劑在不同地區的效果等。由廠商自行提供數據,經過審查後才交由主管機關,決定是否准許開放使用。政府在申請流程的角色僅為審核與評估,且由農藥商吸收審查成本。此依程序不但非常合理,還是全世界行之已久的常見農藥申請基本知識。


2. 球員兼裁判的農藥申請流程?

台灣農藥申請首先必須經由藥毒所進行生物安全性評估與產品質量檢測等,再配合農業試驗所的田間試驗結果,評估農藥是否適合台灣的田間操作。接著才將報告送至防檢局,由防檢局農藥技術諮詢委員會決定是否核准登記使用。一旦登記成功便由衛服部依照國人飲食文化,制定每日容許量標準。而對照歐盟與日本,申請者的第一個窗口,是獨立於各行政機構的第三方機構,這個機構專門負責核對申請資料,確認資料正確性,包括農藥的生物安全、環境安全、毒理分析...等等,經過驗證與無須修正後,才交由審查機關決定。決定新藥通過與否的審查機關,原則上不會干第三方機構核對申請資料的過程。也具有公正與客觀性。





3. 藥商申請資料應公開給大眾檢視,才能廣納各方意見?

新藥申請涉及專利與智慧財產權,除了歐盟有明確規定申請者必須公開藥劑資料(保密條款內容除外),台灣與日本目前暫無類似規範。由於歐盟的農藥規定最嚴格,其申請流程還可細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為:「有效成分分申請」,申請通過後才能正式生產農藥產品。接著必須在各個販售地區向歐盟會員國進行「註冊產品申請」,兩階段完成後,才能上市販售。 通常新藥都會先在歐洲審查通過後,意即拿到歐盟的「背書」,藥商才會將產品進口至亞洲地區。舉例來說,氟派瑞於2014年成功登記為可使用的殺菌劑活性分子,並在2016年核准使用於茶葉真菌病害防治。相關文件在歐盟食品安全衛生局網頁都能很容易地查閱瀏覽。相較於歐盟,台灣的農藥相關資訊查詢不易且介面不友善,此外公家機關的試驗報告也沒有公開透明。只靠公聽會的溝通方式可能遠不及一套好的政府資訊公開系統。




4. 農委會、防檢局、食藥署部會溝通不良,日後應採一條龍的制定流程?


台灣農產業規模不比歐盟大,申請流程不妨參考產業性質相似的日本。台日農藥登記流程相似,都由農業部門決定農藥登記通過與否,衛生部門只負責提供諮詢與意見。然而除了第三方驗證機構以外,日本還有環境部門參與制定農藥環境汙染標準,申請過程比台灣嚴謹許多。此外,台灣民眾普遍對農藥觀感不佳,掌管食安議題的衛服部是否能安撫大眾疑慮,確實做好諮詢角色並協助農業部門修改農藥法規,是各部門必須攜手面對的課題。




5. 歐盟可以用,不代表台灣適用?

農藥必須經過農試所的田間試驗後,確認適用於當地田間環境與操作,才能接著下一步的審查程序。舉氟派瑞為例,有傳媒指出「歐洲葡萄產量因使用派瑞減產」,因此質疑台灣是否適用?然而本次氟派瑞是申請使用在茶赤葉枯病防治,與葡萄無關。申請者理應備齊氟派瑞在茶赤葉枯病的田間防治試驗資料,同時由農試所整理並分析後,再交由藥毒所制定殘留容許量。因此現行農藥申請,早已具備「在地性試驗」的評估流程。






為什麼農委會老挨罵?台灣農藥登記流程皆由農委會負責,卻沒有具公信力的第三方審查單位參與。而所有來自公家機關的試驗資料,卻礙於農藥商的「商業機密」考量,無法將資訊公開給大眾,於是引起環保人士、食安團體與立委的質疑聲浪。幾位站在質詢台的部會首長,永遠缺乏能佐證論述的資訊,只能被立委們壓著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