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2日 星期四

拆或留?巴黎都市農園的存廢爭議

拆或留?巴黎都市農園的存廢爭議

編譯 林韋佑編輯 柴幗馨

法國巴黎西北邊的白鴿城是著名的永續發展城市,但這個擁有前衛都市農園計畫的小城市,也面臨了城市農園被迫改建為停車場的危機。對即將舉行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的主辦單位─巴黎市而言,十分諷刺。
圖說:白鴿市的R-Urabn空間一隅


2008年白鴿城獲得Atelier d’Architecture Autogéreé (AAA)的R-Urban計劃支持(註1),開始了一項前衛的都市發展計畫─Agrocité 都市農園,將農業與城市發展相互結合。比方在街上興建農業設施,由學校提供專業堆肥培訓,以微型農場的方式,透過分配及在地產銷達到城市農園的願景。

例如它們利用社區空間結合咖啡廳,在公共空間的旁邊栽種作物,而收成的作物直接在現場處理,以人們可以負擔得起的價格在咖啡廳販售。

圖說:白鴿市的城市農園一景


計畫發起人說明R-Urban「正在做的」,就是面對氣候變遷時,地方政府和個人所扮演的角色,此一舉也正受到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委員會(IPCC)的專家小組的關注。

「透過區域網路的連結,其他地區的市民以及白鴿市都對對白鴿城的城市恢復力(urban resilience) (註2)越來越有信心。」

然而巴黎市議會卻以都市更新為理由,要求將原本作為城市農園的土地,改建成停車場。而R-Urban計劃的參與者則表示:「城市農園四周的閒置用地,已經準備好作為停車場的使用空間了。」

此外也有人指出:「多數居民無法負擔停車位的費用,何況城邊另一區還有空地可以運用」。但白鴿城的市長沒有針對當地居民的訴求做回應。

AAA團隊認為,「這項城市發展計劃非常難得,白鴿市的成功更表示都市農園的發展正蓄勢待發,現在終止這項計劃非常沒有意義。」

圖說:Agrocité計畫始於2008年,「若逕行終止將會是很可恥的一件事」


儘管天氣不好,居民們仍會在陰雨天的午後,花時間在農園悉心照料著作物,或是在社區的咖啡廳聊天。來自不同社會背景的人交會在同一個空間,交換他們的園藝知識,實在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景象。


Benoît為發起R-Urban計劃保存的請願者。對當地的居民來說,R-Urban計劃也提供了一個改變生活的機會。像是 Benoît本人,他離開原本在印刷廠的工作,轉行到堆肥和回收作業,與巴黎的小型啤酒廠合作,協助他們處理廢棄物,還參與了指導Agrocité的堆肥課程。

其他的居民像是Claire也提到自己對這個計劃的看法:

「我從小就在黎巴嫩的農場長大,並熱衷於參加R-Urban計劃,希望它能趕快發展起來。」


「我和我的女兒在這裡可以自己種蔬菜,且不使用任何農藥。有機蔬菜跟水果是真的很貴,所以在這裡的這種生活方式和利益分配已經很不錯了。」


也有居民認為R-Urban計劃讓城裡的人互相學習。

「我雖然不懂農業或是園藝,但是在這裡有很多人是從西印度群島來的,在他們的故鄉就有種植蔬菜的經驗,又好比葡萄牙人知道要怎麼種白菜等等

「R-Urban計劃填補了我的空閒時間,同時也在這個咖啡廳遇見很多人。如果沒有這個計劃,我想我應該不會投入那麼多,因為我連走路都有困難。」

這些都是白鴿城的居民努力的傳達希望保留R-Urban計劃的心聲。

圖說:「我們彼此互相學習...」...居民很享受Agrocité為他們帶來的社區氛圍


對於R-Urban計劃的爭議,也顯示出巴黎要升級為大都會的困難。在2016年的1月1號,超過120個城市和他們各自的市長將開始共同著手建立「巴黎大都會」的身分,一齊解決問題,好比策略規劃、氣候變遷、永續發展等議題。

白鴿城的居民希望能在市議會分享在R-Urban計劃的生活經驗,並向他們展示這塊綠意盎然的綠洲,期待共同創造一個具功能性的城市組織。計畫團隊表示:「只為了一個無聊的停車場而要摧毀Agrocité的一切,將會是很可恥的一件事。」

資料來源: The Guardian Sep 11, 2015 Why is a Paris suburb scrapping an urban farm to build a car park?

延伸閱讀:〈恢復力思考─城市生活的永續想像〉



註1:Atelier d’Architecture Autogéreé (AAA)是一個自我管理架構的工作室,它提供一個合作的平台,引導探索、實際行動和研究有關於城市突變與當代城市崛起的文化、社會和政治的實踐。

AAA的行動透過「城市策略」(urban tactics),鼓勵居民在廢棄或閒置的城市空間進行自我管理,透過提出可翻轉的游牧計劃,在被忽視的矛盾和刻板印象所發現的缺口,實踐探索當代城市的潛力(如人口、移動性、時間性)。

這是一種微型政治的展現,AAA希望藉由其參與能讓城市更生態、更民主,讓空間能貼近其使用者,並減少由上而下的依賴。「自我管理架構」包括關係、流程和人員、渴望、技能和知識。這樣的架構雖然不是一種全然自由主義的實踐,但是是一種基於交換和互惠,以及不論規模地涉及所有有興趣的個人、組織或是機構之新的組合和合作的形式。

AAA認為他們的架構是同時富有政治性和詩意的,就像他們的首要目標是為了「創造人們與世界之間的關係」。


參考資料:Urbantactics


註2:當代人們討論城市恢復力(Urban resilience)主要是針對受到三大潛在風險的威脅後(氣候變遷、自然災害和恐怖攻擊),城市恢復其正常功能運作的能力。

因此,城市恢復力定義為「在巨大且的多重災害的威脅下,一個城市能將大眾的安全和健康、經濟和安全感的衝擊做到最小之準備、應對和復原的能力。」

而具有恢復力的城市在遭遇災難事件後較能快速恢復基本服務及社會、制度及經濟活動(Jabareen, 2012),對環境變遷也較有調適的反應能力;換句話說,恢復力同時也是環境系統在經歷擾亂及維持運作中,整體容受力的表現(Gunderson & Holling, 2001)。


參考資料:1. 維基百科 ; 2. 邁向韌性社會:脆弱度觀點